昆明大泽经济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知识产权一站式服务商
注册-管理-维权-交易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 0871-65818128

【知产好文】新商标法将重创中国经济和企业

新商标法将重创中国经济和企业


专家之误写入法律将造成现代史上最大的中国经济灾难


原创:爱新觉罗.杰玛

(本文仅为部分摘录)


2019514日星期二


新修改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将于2019年11月1日正式实施,而由于新商标法的立法原则和本义存在根本性的错误,所以可以预见,在新商标法实施后,中华人民共和国将正式进入经济和企业大规模混乱的死亡之路,如果这部错误的商标法得不到制止的话,中国经济社会最终将因为这部商标法而全面崩溃。


因为,


要打败一个国家的经济,首先要打败这个国家的企业;

要打败这个国家的企业,首先要消灭这个企业的品牌;

要消灭这个企业的品牌,首先要要搞乱这个品牌的商标;

要搞乱这个品牌的商标,必须要制定一部混乱的商标法。


现在,打败中国经济的这部商标法,终于带着滴血的刀来了!



新修改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将商标实际定义为公共资源,这是商标法立法宗旨的根本性错误



新修改的商标法,不允许个人注册商标、不允许囤积商标、不允许大量注册商标、不允许重复注册商标、不允许注册与企业名义不一致的商标、不允许注册不以使用为目的的商标、等等。


新商标法突然严格限制和控制商标的注册行为,让所有中国企业瞬间惊讶吓呆,一种完全无助、完全无奈、完全不安全感向中国企业全面袭来,因为中国企业家知道,一场灾难已经来临,无法适从,无法避免,毫无办法。


新商标法还未实施,但是商标审查机构已经开始驳回企业的商标注册,只要你注册的商标与企业名称字号不一致,就会被驳回,以至于被驳回的企业在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国家商标评审委员会申请商标驳回复审中提出疑问:“难道可口可乐公司就不能注册雪碧商标了吗”?


商标局驳回的事实已经证明,以前可以,现在不可以了。


一方面,中国国家政府鼓励知识产权的发明和创新,政府大力宣传对知识产权的保护,一方面,国家商标局完全严格的限制商标知识产权的注册。


然而,新商标法在限制公民和企业进行商标注册的同时,又完全鼓励、放开了同一名称、标识商标的不同企业的合法注册和使用权。


比如,可口可乐公司现在已经注册的全部“雪碧”商标,只能保留实际使用的饮料一个类别的饮料这个商品项,其它没有使用的商标类别全部要被因为没有使用而撤销,而撤销后的其它类别和商品项的商标,就要分给其它企业来注册和使用,以达到国家商标机构的专家倡导的高效利用商标资源,以达到商标属于公共资源不可以独占的新商标法法规规定。


这样的话,中国市场在新商标法实施后,将会出现成千上万的雪碧企业,出现五花八门的雪碧商品。当然,中国人民熟悉的每一个品牌,都会因为新的商标法实施而这样泛滥。


新修改的商标法与当前中国政府倡导的保护知识产权方针相左,也与中国政府正在实施的品牌战略背道而驰!


新商标法到底在保护谁的利益呢。


商标注册本来是国家和社会应该大力倡导和鼓励的,而商标注册本来应该是自由的、开放的,为何新商标法突然收紧商标注册、限制商标注册,这里面包含着什么样的阴谋还是其它,没有人知道。


全中国企业不得而知,但是全中国的企业知道,这个新的商标法是全中国企业都反对和抵制的,如果中国政府要证实这个事实,可以通过网络实名进行全中国企业的实名投票来验证本文所说的事实与真伪。


商标注册的自由和开放,是中国繁荣的根本保障,商标注册的自由和开放,才能激励创业和创新。


因为每注册一件商标,就意味着未来中国多了一个品牌,多了一个企业,多了一份就业,多了一个家庭幸福,多了一个国家发展的经济基础,这才是和中国政府倡导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政策高度一致,才是与中国企业和企业家的期望所一致。


但是,新修改的商标法,不仅与中国政府的这个国家战略背道而驰,还从根本上破坏了企业经营的基础,而这个基础就是品牌,就是对商标的独占权。


但是,新商标法却让商标注册、管理部门获得了商标注册的唯一的、更大的、更权威的行政审批权力。


商标注册、管理部门通过商标法赋予的商标管理绝对权力,将这只注册的手,变成了商标管理的手,全面伸向控制整个中国企业的空间里面,通过商标注册和商标管理来控制企业的品牌,通过控制企业的品牌扼杀中国企业的发展,这种无限权威的权力,将重伤中国经济,将扰乱中国市场次序,将完全瓦解中国企业。


新商标法赋予了已经商业外包化的商标注册审查机构商标注册的完全决定权,这不仅让商标管理机构的权力更大,还导致了中国人创业更难,中国企业的生存更艰。


新商标法严格控制商标注册,扼杀了中国的创业和创新。


新商标法用法律的手段,逼迫中国企业放弃商标的独家占有权、逼迫中国企业必须将企业的唯一品牌公共化、恶意阻挡中国的企业保护自己的品牌。


新商标法的起草专家通过新的商标法,达到了将一个企业品牌合法注册给其它企业共同使用和分享、从而彻底瓦解中国品牌的目的。


新商标法只允许注册以使用为目的的商标注册,但是新修改的商标法同时规定,商标未经注册不得使用。


虽然商标法自我矛盾难倒了中国的企业,但是这种商标法的法律混乱,却为注册和审查机构垄断品牌市场提供了生长的土壤,为商标管理机构和商标外包审查机构增加了巨大的金钱收益。


而现行的商标注册不需要提供商标使用证据,商标注册人也没有提供使用目的证据的机会和窗口选项,而不提供商标使用证据,商标局的商标审查员就可以用这个理由将你的商标注册驳回,但是已经缴纳的商标注册费用不退回。


事实证明,在新修改的商标法还没有实施前,商标局的商标外包审查员已经迫不急待的、开始大量的驳回企业申请注册的商标了。


而除了这个理由,商标局的商标外包审查员还以:“申请注册的商标与企业名义相差太远,不得作为商标注册”开始驳回企业正常进行商标注册的申请。


现在,第一批不服商标局驳回裁定的企业,已经重新交纳了比注册商标更多的钱,正在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复审申请的路上,而不久的将来,北京市知识产权法庭将收到不以商标使用为目的的第一批不服国家商标评审委员会复审决定的上诉案。


相信,本来就已经紧张的司法资源,将随着新商标法的实施更加紧张,而法院法官的工作和案件压力也将暴增。


新商标法规定商标不注册不允许使用,而新商标法又规定不以使用为目的商标不能注册。新商标法的规定,在难倒商标注册企业的同时,却稳步增加了商标注册机构、复审机构、审查部门的费用收入。


将商标实际定义为公共资源,这是立法专家的无知,也是立法者的根本错误,作者认为,新商标法的修改,其它就是个别有目的的专家通过制定商标法试图颠覆社会主义经济的一个重大阴谋。


作者认为,政府不需要将管理商标知识产权的手伸的太长,要坚决按照政府总理的号召,真正的减政放权,让商标注册更加简单,更加自由。而政府应该将商标管理、品牌经营的事,交给市场,让市场决定品牌。


企业自己去维护,去经历风雨,才会让中国的品牌成为世界品牌,才会让中国的企业具备世界竞争力,因为企业和市场会自我调节,企业和市场比不进行市场经营的政府官员和专家要更加清楚自己需要什么。


国家商标行政机构只要负责提供企业注册商标的窗口就可以了,不要将手伸得太长,不要试图通过商标注册来获取权力,更不要试图通过商标注册和管理来获取金钱。


国家法律应该明确的是,国家商标局就只是一个商标注册机构,而不能进行商标管理,任何商标管理,都是企业和市场自己的行为,政府不能参与,也不应该参与。


作者认为,通过新修改的商标法,实际将商标定义为公共资源,让不同的企业拥有相同的品牌和标志,完全背离了商标标识作为第一知识产权独有的商业价值和商标意义,完全背离了“商标法”是为企业经营发展提供便利和保驾护航作用的立法宗旨。



新修改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是专家忽悠国家、坑害民族的典型案例,新修改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是彻底破坏中国经济发展、彻底整垮中国企业的危险核弹。


鉴于此,作者写下本文,期待让国家领导人看到、知道专家修改法律、立法的真相而过问此法、阻止此法的实施,从而让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华民族避开这一重大人为的历史性灾难。



一、世界公认、众所周知,商标是商品的唯一标识,是企业区分其它企业品牌而独创的知识产权,商标不可以共享,这是基本的国际共识和社会常识,也是社会正常商业次序的正常需要,是世界数百年来形成了约定俗成的国际惯例,同时是法律立法保护的根本原则和核心。


正因为有了这种品牌认知的原则,社会上的商品才以商标标志为区分,消费者才不会用到“娃哈哈牌洗发水”,消费者才不会用到“麦当劳牌肥皂”,消费者才不会买到“肯得基马桶”,消费者才不会买到“同仁堂炸鸡”,消费者才不会到“全聚得洗澡”,消费者才永远不会躺到“苹果牌棺材”里寿终。


正因为有了这个商标立法的根本共识,中国社会才不会有张三经营“茅台帽子厂”,李四经营“茅台面包店”,王二经营“茅台卫生巾”等等的现象发生。






这就是商标的价值,而这个价值的根本,就是商标的唯一排他性,商标作为企业的标志、商品的标志,以商标的形式与其它品牌进行了完整区分。


正因为商标与其他企业和品牌的区分,才形成了商标,才成为了市场独一无二的商业标志,这就是商标的价值。


商标唯一的功能就是区分品牌,如果商标丧失了这种商业标志唯一性的功能,那商标一文不值。


如果商标因为新商标法的修改而成为了公共资源,那一夜间,中国可以有成千上万不同的企业分享同一个商标资源,这时,驰名企业和品牌,将成为社会分享的饕餮大餐,合法使用别人的品牌成为自己的商标,进行合法打劫、盗窃、依附,商标的价值将完全荡然无存。


而商标没有价值,企业就没有品牌,企业没有品牌,国家就没有希望,社会就没有稳定的企业和创业的公司,进而社会将在混乱不堪中崩溃。


因为,商标是企业的唯一结余,也是企业关键时候的救命资产。


2019年4月26日,中国广大消费者熟知和喜爱的、拥有27年历史的汇源企业宣布与天地壹号及广州和智建立潜在合资公司,同时转让品牌“汇源”的注册商标,汇源以“汇源”的注册商标为资产,抵资24亿换取了40%的股权。


而汇源企业之所以能将“汇源”商标抵资24亿,关键是汇源企业的品牌是保护全面、商标防御性全面注册,“汇源”品牌的大规模商标注册,从根源上保护了“汇源”品牌在市场上完全排它性,才使“汇源”商标价值24亿人民币。


虽然汇源企业注册了多达573个商标,仅仅是“汇源”二字的商标就注册了180个,其中包括“汇源”、“汇源真鲜橙”、“汇源柠檬水”、“汇源优享”等商标,但是汇源企业主要只使用了注册商标第30类、第32类的个别商标品项。


按照新修改的商标法,商标注册不使用就是浪费商标资源,而现实的知识产权法庭已经这样开始判决案件了,这个商标案件和汇源企业一样,主要使用在第30类商标上,这个案件就是著名的“云铜”商标案件,法院法官就当庭明确宣布,商标注册不使用就是囤积商标,是浪费商标资源,三年不使用必须撤销,于是法院判决这家民营企业只能在主营商标商品类别里面的一个商品项商标保留有效外,其它30类里面的全部商品项全部判决撤销。


第30类商标包括:咖啡,茶,可可和咖啡代用品;米;食用淀粉和西米;面粉和谷类制品;面包、糕点和甜食;食用冰;糖,蜂蜜,糖浆;鲜酵母,发酵粉;食盐;芥末;醋,沙司(调味品);辛香料;冰,日用或贮藏用的植物类食品,调味佐料,以咖啡、可可、巧克力或茶为主的饮料;人类食用谷物(如燕麦片或其他谷物)。


而这家民营企业是在十多年前就注册了几类“云铜”商标,但是用于生产和销售“云铜”产品,注册其它几个类别的商标是为了防预性保护类似、近似的商标被其它人注册。


结果,法庭判决没有情面可以讲,法庭除保留了这间民营企业注册的第30类商标的其中一个使用的商品一个项外,不仅撤销了这有民营企业注册的另外几类“云铜”商标,甚至将第30类商标里面的全部同类别近似、类似、有经营关联的全部商品项全部撤销。


结果就是,这家企业被撤销的商标和商品项全部被其它企业注册。


毫无疑问,汇源企业是幸运的,因为在新商标法的实施前转让了商标,通过500多个注册商标换取了24亿人民币的股权。


如果新修改的商标法已经实施,那无疑对汇源企业是一个致命的打击,因为收购的企业只需要用不到100万人民币,就可以对汇源企业的500多个商标全部提出撤销和全部重新注册,那样的话,汇源企业的商标价值将收缩到一个商标,甚至是一个商标类别、第30类商标类别里面商品项的饮料一项。


这就造成了一个让中国进入社会大混乱的合法魔障。


因为,任何知名企业,无论你是谁,只要你注册商标没能使用,没有使用的完整商业证据链,就可以被其它企业合法撤销,再被其它企业合法注册取得生产经营和你一样的品牌,而这品牌可以被成千上万家企业在不同的商品上使用。


其实,真正的商标法,应该保护的是企业的所有注册行为,因为只有企业自己进行全方位的商标注册,才能完整的保护品牌。


商标行政管理机关不要去管理企业的商标注册企业市场的事,商标行政管理机关只需要设计一个商标注册软件,只要申请通过软件审核的,就可以立即注册。


而关于近似、类似、傍名牌等等的商业和法律问题,不需要商标注册机关和商标行政管理机关去管理,让法律和市场去洗礼,让商标注册软件去处理,让企业自己的注册,让企业自己通过商业行为去购买、去处理。这样才能真正的让中国的品牌成为世界品牌,让中国的企业成为世界企业,让中国的市场成为真正的市场经济。



二、原商标法的立法不足和根本性自我矛盾,本来就导致了中国企业品牌维护的艰难,而新修改的商标法则直接将商标定义为公共资源,将从根本上让中国企业无法生存,这种法律的实施将导致中国社会品牌大混乱,进而社会大混乱。


一方面,《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明确规定,转让商标必须连同关联、近似、类似的商标全部进行转让。


一方面,在新修改的商标法里,关联、近似、类似的商标不以使用为目的的不准予注册,即使以前注册的,只要没有使用,只要有需要使用这个商标的其它企业提出撤销,商标局和法院坚决撤销。


这次新修改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就是人为故意将这种商业企业独有的资源,通过国家立法的形式,实际变为公共资源。


这是一个中国社会马上面临的巨大危险,而这个危险是人为故意地,通过商标立法,在中国造成品牌混乱、企业倒闭、社会混乱,让本来就紧张的司法更加紧张。


可以预见和肯定,将企业独创的品牌标识定义为公共资源概念并纳入商标法的那天开始,中国品牌将开始大混乱,进而中国市场大混乱,进而中国司法诉讼体系崩溃,进而中国社会全面混乱。


这就是商标独有的价值,只有商标独有,才能避免这个中国社会的灾难,因为商标价值的根本,就是商标就是企业独占的资产,是企业可量化货币资产,是中国企业唯一的财产结余。


三、新修改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立法专家人为地将商标定义属于公共资源,商标的价值将从此灰飞烟灭,一旦这个新商标法正式实施,消费者一定有机会买到中国企业生产的“麦当劳肥皂”,喝到“立邦牛奶”,用上“可口可乐洗发水”,顺便还可能贴上“华为卫生巾”了。


这是一个专家针对中国的恶毒计划,是覆灭中国企业和中国经济的、埋藏很深的陷阱。


将商标使用与不使用作为借口来修改商标法,就是在为搞乱中国商标和中国经济寻找合法的借口,中国千万不能上当,一定要全面废止关于商标使用的任何规定,商标注册以谁先注册谁具备在先权力为企业获得商标专用权力的标准。


因为只要不坚持商标注册在先的原则,中国的企业永远好不了,中国的经济永远好不了,中国的品牌永远混乱,中国的有阴谋的商标专家和法奸永远有生存的空间,而中国企业永远将在维权和被起诉的道路上。


因为根据新修改的商标法规定:商标的意义在于使用,任何注册不用的商标都是恶意注册商标、都是囤积商标、都是浪费商标资源,是中国法律严厉打击的对象。


而国家将通过新修改的商标法,还申明,将把商标管理前移到窗口,严厉打击非法商标注册行为,特别是商标不使用注册的行为。


这就非常矛盾了,商标法一方面规定商标不注册不能使用,一方面又规定没有使用的商标不能注册,那其实就是说明白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注册和注册审查外包给商业机构后,商标注册本身成为了一项商业行为。


于是,为了更大的商业利润,外包商标审查商业机构将有法律保障,以商标注册没有以使用为目的,审查机构人为的将大量商标驳回,而商标驳回后,商标审查机构不退还申请人交纳的商标注册费用。


而为了扩大商标机构的收益,商标审查商业机构在大量驳回正常的商标申请后,提示商标申请人可以进行商标复审,而商标复审一样要交纳比商标注册还贵的钱,而能通过商标复审成功的申请人并不多,但是,商标复审即使通过了,驳回商标局的裁定,那复审机构也不退还申请人交纳的高昂复审费。


而如果是商标复审机构驳回申请人的复审,申请人还可以起诉法院、一审、二审。但是每年在法院告赢国家商标评审委员会的申请人可谓凤毛麟角。


所以,为了减少上诉的花费和时间(几年),企业为了新产品上市,为了企业开业,根本耗费不起,一般都是复审驳回就又再设计其它商标再次进行注册,直到拿到注册商标证。


新修改的商标法,不但人为地限制了企业注册商标,限制了企业品牌保护的时间,还从根本上遏制了中国企业的创新和创业,当商标注册成为了商业机构营利的赚钱机构时,中国企业的生存也就难以为续了。


中国的商标行政管理机构一方面说商标注册量大,人员少,一方面又说中国企业又重视知识产权的保护,结果就是商标注册量大了,商标行政管理机构就借口业务量大,无法处理大量商标注册,于是,在全国设立商标外包商业审查机构,于是,将本来中国企业和经营者向国家申请商标注册的行为变成了向商业机构申请,而且出钱还不一定能购一次注册下来。


其实,正是因为中国的商标行政管理部门的管理者自己不用商标,自己不经营品牌,所以不知道使用商标企业的真实需求,不知道品牌对企业的真正重要性,不知道商标全面注册保护、防御性注册保护的价值,没有任何企业想花几十万、几百万、几千万来注册商标和维护商标,但是现实社会和市场,使企业不得不这么做,但是新商标法,让企业主动出钱保护自己的商标品牌都不可能了。


新修改的商标法可以看到,国家商标注册和管理机关部门的管理者,其实并不知道商标对于企业的重要性,更不知道企业如何管理和经营品牌。


新修改的商标法可以看到,国家商标注册和管理机关部门的管理者,就是拿工资吃饭,商标注册量大了,肯定增加上班时间和业务量,而商标行政管理部门和专家不是去想如何让商标注册更简单,更有利于企业和人民群众,而是推卸行政管理部门的职责,将商标注册审查等职能外包商业化,并通过修改商标法来彻底减轻自己的工作,而为了减轻自己的工作负担,还要找个让中国企业自己背锅的借口。


从新修改的商标法将商标定义为公共资源、将商标强行规定以使用为目的的立法规定可以看到,中国的商标管理者和商标法立法专家不是商人,就是在办公室研究问题的瞎子,不知道企业的真正需求,更不知道品牌的真正含义,也不知道市场到底要什么,是一群典型的官僚主义,是一群典型的替企业操瞎心、乱行政的社会主义的祸害。


如果真是因为管理部门和管理者和专家无知还好,那这就只是涉及到专家的视野狭小,或者是专家的无知而已。但是,这次商标法修改,结果来看根本不是专家的无知,因为再无知,也不可能无知到将商标实际定义为公共资源。


所以,新商标法的修改,可能蕴藏着一个巨大的惊天阴谋。


其实,去看看同样是中国的香港就知道了,香港的商标注册处就几个人,但是香港注册处同样承担着巨大的商标注册量,因为香港是世界金融中心,全世界的企业都来香港进行企业注册和商标注册。


但是因为香港政府商标注册是自由开放的,是电脑自动排查,当天当时去注册处填个表就申请了,在境外的可以委托办理机构代办,程序更简单。


香港的商标注册和全世界的一样,香港政府不会去管企业或者个人注册的商标你使用不使用,香港注册处是通过计算机核查,只要没有相同和近似的就可以注册,而香港商标注册处和中国国家商标局的最大区别就是,香港商标注册只管商标注册,不进行品牌市场的直接商标管理。


中国是运用电子科技最发达和普遍的国家,都已经在日常生活中实现了人脸识别,付款都全部电子化了,难道注册商标和审查商标还要使用人海战术,要用众多的商标审查机构,要用成千上万的商标审查人员?


从官网上查询,中国商标局,仅正式在编人员就近300人,正式处室机构几十个,仅商标审查处就十多个,加上商标外包机构和编外庞大的商标审查人员,中国商标行政机构其实就是在现代科学技术条件下,人为用最原始的工作方式将商标注册和审查自动回归到上个世纪的典型笑话。


一个非常简单的商标注册,其实就和大家在网上注册一个微信、注册一个博客、注册一个社交账户一样简单,当你申请名称时,重复、类似、近似的商标,直接就不能通过申请注册。


为什么中国已经进入到进门上火车消费都用人脸识别的科技时代了,注册一个商标还不能通过网络直接申请当场注册呢,通道是商标注册比人脸识别的科学技术还要求更高吗?





其实,核心不是商标行政管理机构部门的懒政思想在作怪,是商标注册部门的人思想不与时俱进,是商标职能部门的人员太多领导权力欲望太大,而更可怕的是有阴谋立法专家利用了这些商标职能部门的懒惰与权欲。


国家商标行政职能部门机构要忠实执行中国政府总理倡导的执政理念,要学会简政放权给企业,放权给社会,才能促进中国社会和中国市场的真正繁荣。


只有这些商标职能部门行政机构真正放下这个权力和放下通过商标注册收费敛财的思想,商标才能真正帮助中国企业发展,中国企业发展了,中国才会有世界品牌,中华民族才能真正的强大。


商标注册后,企业和个人使用与不使用、违法与不违法,不是商标局的工作范畴,也不是市场管理机关的职能,知识产权和商标局的唯一职能就是帮助企业尽快进行商标注册,市场管理行政机关的职能是规范市场次序,也不是来管理商标使用的公安司法机关。


商标使用不使用,是商标注册企业自己的事,只要在商标注册有十年有效期内,任何机关部门不能剥夺企业通过出钱注册取得的合法商标。






因为商标注册不是免费的午餐,企业出钱进行商标注册,商标注册机构是收钱办理商标注册,其实主要就是一个合同契约,这个契约的双方就是商标注册者和国家商标局。


商标注册者出钱注册了商标,在商标证的十年合法有效期内,商标局就不能以任何借口非法剥夺商标注册者的商标证书,除非商标注册者在司法诉讼中被司法机关判决。


任何国家商标注册机构和部门,不仅不能人为阻止企业和公民合法注册商标的行为,还要大力支持和配合商标注册行为,因为商标就是知识产权,让更多的企业和中国人民拥有知识产权和商标资源,其实就是让更多的中国企业和中国人民拥有创业的基础和财富,而这种创业基础是国家前进的原动力,这种创造性的知识产权财富是中国企业和中华民族的永恒资产。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全力倡导“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当下,新修改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就是全力阻挡“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拦路虎,就是要将创新和创业扼杀在萌芽前的万恶之魔。


中国企业和中国人民注册不注册商标,完全是企业和中国人民的自由,企业和中国人民变现不变现自己的商标资产,处理不处理自己的商标资产,使用不使用自己的商标资产,与政府机构和政府部门没有任何关系。


当企业的品牌商标被非法使用和盗用,或者商标使用违反了商标法,这就是违法犯罪的问题,而违法犯罪的行为,不是行政机关的权力范围,应该交给公安司法机关处理,行政部门不要去介入,这样,中国的品牌才会成为世界品牌,中国的企业和企业家才会感到安全,中国的社会才会稳定,中国的品牌才有成为世界品牌的基本性基础,这样的中国才会强大,才会在世界的民族之林屹立于不败之地。


新修改的商标法,连企业基本的品牌要注册成为商标都难于上青天,连企业保护自己的商标都不允许,那中国何来品牌,没有品牌哪来的企业,没有企业哪来的自主知识产权,哪来的科技创新等等。


新修改的商标法,一刀切的否定了企业为了全面保护品牌而花费巨资进行的防御性商标注册,新修改的商标法,就是全面解除中国企业已经注册了的所有防御性商标的商业帮凶,是完全打破全中国企业呕心沥血花费巨资注册建立起来的企业品牌长城的魔鬼。


相信,新商标法的实施的那天起,中国企业将哀嚎遍野,中国企业将从此没落,而中国经济也将走入彻底崩溃的不归之路。


四、新商标法实际明确规定,商标45个类别上万商品项,任何企业和单位不能独占商标资源,必须实际使用哪个类别的哪个商品项就只能注册哪类哪个商品项,否则违法。


新商标法完全无视中国市场实情,完全无视企业的利益,完全无视消费者的声音,由于新商标法违背客观事实,新商标法如果实施,将是14亿人共同面临的灾难,新商标法的实施,将让中国本来紧张的行政和司法资源更加紧张,让本来就没有世界品牌的中国永远不可能有世界品牌。


而更加危险的是,新的商标法,将让企业把大量的人财物力全部投入到保护品牌的法律诉讼战斗中,而国家的商标管理行政机关和司法机关将面临法官和行政人员完全严重短缺的局面。


一方面,企业在被动的保护品牌中无法保护品牌的统一完整,一方面,国家在主动的瓦解企业的品牌统一,通过国家商标注册管理职能部门的努力、通过商标法立法专家的配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中国企业全面进入法律的这一战终于来临。


中国人民不知道这一场即将到来的国家与企业的中国品牌大战,最终是国家战胜了企业,还是企业战胜了国家。


如果是国家战胜了企业,那就是专家的胜利,但却是国家和全民族的失败,而如果是企业战胜了国家,那就是法律的悲哀。


虽然历史将证明,企业无法战胜国家,但是历史将告诉后人,国家因为战胜了企业而坍塌。


五、新修改的商标法不仅是中国企业的一个灾难,新修改的商标法还是毁灭性打击中国品牌和中国经济的合法妖魔。


现实的市场商业生产经营中,任何企业为了保护自己品牌的独立性,都会花费巨资最大限度地进行45个类别的商标注册,而很多企业甚至注册了成千上万个类似、近似的防御性商标。


企业花大价钱从国家商标注册机构注册大量商标的目的,就是为了全方位地保护企业独立、独有的品牌不被其它企业注册,不被模仿、不被攀附、不被社会泛滥化、不被合法侵害,从而确保企业品牌的价值,让企业知识产权的资产财富保值升值。



保护企业品牌的独立性,就是保护企业品牌的价值财富,因为企业品牌的价值财富就是企业的唯一资产,所以,企业必须确保企业品牌注册商标的唯一性,因此,大量注册商标进行企业品牌的保护不是国家商标行政机构部门要去严格限制的,相反,国家商标注册机关部门应该为企业的商标注册提供更加快捷方便的服务。


因为,只有企业品牌商标具备唯一排它性,企业的品牌才具备完整的价值,品牌才能成为企业的资产,品牌才是企业的最终财富。


而为了这种中国企业资产的唯一性,国家商标注册机构部门就应该支持和帮助中国企业对企业商标进行了充分的防御性保护注册,但是,新的商标法与之恰恰相反。


比如:


1、“青岛海尔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注册了全部45个类别,合计3023个商品项的《海尔》商标;


2、“星巴克公司”注册了全部45个类别,合计1054个商品项的《星巴克》商标;


3、“李宁体育上海有限公司”注册了全部45个类别,合计848个商品项的《李宁》商标;


4、而“四川宜宾五粮液集团有限公司”不仅注册了全部45类别,合计1096个商品项的《五粮液》商标, 还申请了1513个类别几十万项商品类别的商标,包括“一粮液”、“二粮液”、“三粮液”、“四粮液”、“五粮液”、“六粮液”、“七粮液”、“八粮液”、“九粮液”、“十粮液”、“千粮液”等。




在中国,商标注册是要花钱的,商标维护和续展也是要花钱的,而且还不便宜,因为商标局不会免费为企业提供注册服务。因此,每一个中国企业在注册和维护商标的有效中,都花费巨大。




企业花费巨资注册和维护的商标,商标局说作废就作废,有违反国家方针政策,有违商标与企业有金钱来往的合同交易契约,有违市场的公平正义原则。


随着新修改商标法的到来,中国企业为了保护企业品牌独立性而防御性注册的、没有使用的全部商标将因为违反商标法规定而面临被撤销,而被撤销的商标将成为公共资源,被商标局授予给提出同一商标注册申请的无数家企业使用,因为商标在新商标法下成为了公共资源。


这是一个违背市场规律的、令世界震惊的法律,因为这部法律的司法本义不是保护知识产权,而是最大限度破坏知识产权。


而新商标法定义商标为公共资源后,被撤销的商标将被其它企业进行注册和分享,成为同一名字的不同商品及服务。


就拿“五粮液酒”来说,在新商标法实施后,因为你没有使用除酒外的其它保护防御性注册的同一商标,其它任何企业就可以提出对其所有注册商标的撤销、就可以使用和注册你的企业标志和品牌的这个商标。


因为,因为不使用而被撤销的商标将被全国不同的企业和商家公共分享。


而分享的结果是,市场上将出现生产和销售《五粮液》敌敌畏、《五粮液》袜子、《五粮液》果汁、《五粮液》皮鞋、《五粮液》马桶、《五粮液》饲料、《五粮液》硫酸、《五粮液》氰化钾、《五粮液》棺材等等的企业。


更别说“一粮液”、“二粮液”、“三粮液”、“四粮液”、“六粮液”、“七粮液”、“八粮液”、“九粮液”、“十粮液”、“千粮液”这些所有商品了。


按照新的商标法规定,市场合法出现“十一粮液、十二粮液、十三粮液、十四粮液、十五粮液、二十五粮液、三十五粮液、四十五浪液、五十五粮液等等,将是大概率的事了。


新商标法的到来,将让中国不知道谁保护谁,谁打假谁,怎么保护,怎么打假,谁是合法的,谁是非法的等等问题出现,而在全中国品牌的泛滥及合法盗用大规模到来之时,也是中国企业全军覆没之时。


新商标法强调,商标注册不使用就是浪费商标资源,商标注册后三年不使用,就要被撤销的法律条款,让商标区别企业、区别商品品牌的功能完全丧失。


商标本来是企业和品牌的唯一标识,同时商标也是企业创新的独立和独特的知识产权,每一个企业都应该具备有不同于其它企业的品牌,这是世界的共识,也是商业的需要,但是,新修改的商标法否定了这个企业生产经营中最重要的商业要素,直接将商标定义为公共资源,而不是企业独立的品牌知识产权,新商标法的这个专家人为错误,注定将是击垮中国经济造成中国社会混乱的注脚。


六、中国的商标法应该完全规定商标必须实行注册申请制,用法律规定商标注册在先为合法的法定原则,才能完全终止商标注册管理的混乱,才能真正保护企业合法的生产经营,才能真正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根基堡垒,才能真正结束商标品牌大量的侵权、纠纷、和司法官司诉讼。


1、中国现行的商标法,就是因为在商标法中模糊了商标注册的合法性,就是人为故意的加入了商标注册既要看注册先后,又要全面考虑商标实际使用的情况,还要结合企业字号的登记情况等等,从而让中国的品牌和商标一直处于不公、一直处于混乱。而因为商标注册管理的混乱导致了中国没有一个品牌是真正的世界品牌。


可以说,中国的商标法,是一部完全被有问题的立法专家设计后实施的、阻碍中国发展的、一部完全失败的法律。







2、正因为中国的商标法没有坚决地将商标以注册在先为商标专用权唯一的原则统一到商标注册实施的法律中,正因为商标法中人为地被专家以种种借口设计了漏洞和后门,才使中国的品牌混乱,才使中国没有世界品牌,才使中国没有百花齐放的优秀企业,才使中国的知识产权司法官司成为了世界第一,才使中国的商业社会没有章法。


正因为商标法的没有强调注册在先的绝对法律规定,于是商标法的漏洞和后门给拥有权力的商标行政部门、法院部门的有关人员无限的量法和释法空间,从而在滋生了重大的腐败行为及不作为、乱作为的行为有了法律后门的庇护。


因为,在审理涉及知识产权商标的品牌案件时,商标行政机关、法院审理部门可以运用除商标法外的很多法律。这样,当国家机关的执法人员要裁定的判决一方败诉的话,注定被败诉的一方永远都没有理由赢得法律的胜利,因为商标的裁定权不在法律,而合法地在执法裁定人的手中。



3、必须完全废止使用在先的错误商标注册原则,应该彻底废止商标注册考虑使用的原则,全面彻底地实行注册在先的原则,才能真正让企业创业安心,才能让商标成为企业做强做大的品牌支撑。


4、新的商标法不能因为历史的错误,就迁就历史,从而造就更大的历史错误和商业混乱,新的商标法不仅应该完全切割历史,还应该将历史形成的错误彻底的修正,让中国商业品牌市场存在的长痛变为短痛。


因为中国市场在短短几十年内才形成的,而商品和商标的概念也是在短短几十年间才形成的,因为以前的历史,造成了中国商标标识的一标多企业使用的历史。


比如:中华香烟、中华牙膏、中华油漆、中华鞋油、中华汽车、中华铅笔、中华胶囊、中华电池、中华扑克等。


历史的错误和不足,是历史造成了,但是商标法不能因为历史的错误而坚持用错误作为现实情况来制定新的法律,新的商标法即使不能果断的切割历史错误,至少要从现在开始杜绝这个错误的蔓延。


新商标法人为加剧了商标注册的不平等,就如同公司登记注册一样,在法律上人为限制了民营企业注册的空间,比如公司注册不允许民营企业注册“中华、中国、国际、国家”等等字号的企业,商标也是如此,尽管商标法有了规定,但是还是可以从国有企业注册的商标中看到这些商标品牌。


本文作者认为,这是短视的行为,也是中国商业社会市场不公的体现,其实限制了民营企业的商标注册,限制了民营企业的公司名称登记,就是限制了中国企业的发展,就是限制了中国经济的发展,就是限制了中国社会的进步。


5、在全世界,只有中国的公司可以通过商标法的漏洞和后门进行品牌主张,公司字号可以不注册商标对抗合法的商标权。


中国品牌的混乱,除了商标注册既承认注册在先的原则,又考虑商标使用的原则,还要兼顾公司字号的问题,由于太多的商标法律后门和漏洞,实际造成了中国知识产权商标领域的大混乱、大腐败、大不公。


由于商标不以注册在先为唯一的法定权力,从而导致了中国社会品牌的纷乱繁杂,导致了中国商标官司诉讼案件的世界第一保有量,而所有的这些,都是以损害国家政府权威、损害国家法制为前提,损害中国企业为结果为代价的。


虽然全国性的法律商标法高于国务院的规章条例,但是国务院的公司登记管理规定还是和全国人大制定颁布的商标法一直在分庭抗礼,而这种分庭抗礼为商标注册审查和撤销人员利用权力决定给谁注册、给谁的商标撤销人为提供了合法的空间,而这个空间的后面就是行政部门和司法腐败的合法借口,这个合法借口无懈可击,这个合法借口为司法腐败提供了若干合法的救济途径。


比如申请人在国家商标局合法注册了“张三”商标,按照全国性法律大于规章的原则,任何注册带有“张三”名称的字号公司登记都是没有合法知识产权的。


但是,现实是遗憾的,商标法为公司登记留有无形的后门,因为全国任何一个省份、市、县、区、街道、镇乡的工商行政管理机关都可以核准带有“张三”字样的公司合法登记注册,而在中国,公司登记注册只核对在行政辖区是否有行业重名,没有就可以登记。


而中国的商标法的后门和漏洞,足以让商标行政管理机关、法院的司法人员自由量断,在侵权发生后,无论裁定判决字号公司赢还是商标注册企业赢,都合法。


然而这种合法的结果就是中国知识产权案件庞大的根本原因,也是中国知识产权案件最大不公的来源。


全世界都不承认公司字号具备知识产权,唯独中国,因为中国有商标行政管理机关,因为中国有世界上最糟糕的商标法。


香港注册处和中国国家商标局最大的区别就是字号权与商标权的完全不同,而字号权与商标权的赋予也是中国商标局与国际上完全不同的地方。


在中国香港,你可以登记注册任何公司,但是你收到的公司注册证上都会明确告诉你,你取得了公司名称的注册登记,但是不代表你已经取得了该公司名称的知识产权,在香港,名称的知识产权就是注册商标,而如果你没有注册商标,即使你取得了公司注册登记,但是仍然有被撤销公司名称的风险,除非没有人申诉和起诉你。


中国香港及所有现代的国家,政府及注册部门都不会去主动审核、清查你的违法,或者你注册企业的名称违法不违法、侵权不侵权,只要你申请,没有重复的名称,基本都可以通过注册登记。


在中国香港,你可以注册任何国家名称开头的公司,可以注册国际、集团、控股、股份等等字样的公司,而在中国,只允许有钱有实力的企业和国有企业注册这些名称的公司,而可以注册这些名称的公司就可以用公司字号对抗注册了商标的民营企业和小企业公司。


其实,开放名称登记,才是中国社会繁荣的开始,人为限制公司名称的登记,不仅限制了中国企业的发展,阻碍了中国民营企业和小公司的经营和进入国际市场,还破坏了中国企业的商标品牌保护,造成了权力在知识产权领域的新垄断。



综上,鉴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新修改的商标法,完全违背了市场规律,完全搞乱了中国企业的品牌,完全阻碍了中国社会经济的发展,是一个被专家完全绑架了的阴谋,故作为中华民族的一员,作者写下此文,以期通过此文可以阻碍新商标法的实施,让中国企业得到解放,让中国生产力得到重生,让中国社会得到繁荣。


终稿

二〇一九年五月十八日星期六



联系邮箱:kmdaze@163.com
联系地址:云南省昆明市五华区盘江西路18号
联系电话:0871-65818128